首頁 要聞 圖片 財經 旅游 社會 理論 教育 文藝 健康 視頻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熱線:0936-8860235


崇信縣將“摘帽”當做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新起點——摘帽勁不松 持續加油干
發布日期:2019年07月03日   來源:甘肅日報  編輯:臧曉玉

4月29日,甘肅省人民政府批準崇信縣退出貧困縣。

摘掉貧困帽,是否意味著萬事大吉?

整縣脫貧摘帽并不意味著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。崇信清醒地認識到,到2020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,還要繼續下繡花功夫,爬坡過坎、奮勇向前,一步一個腳印干下去。

6月中旬,記者來到這里,欣喜地看到在脫貧攻堅奔小康的戰場上,崇信不勝不休豪情如昨。當地廣大干部群眾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“摘帽不摘責任、摘帽不摘政策、摘帽不摘幫扶、摘帽不摘監管”的重要指示要求,依舊埋頭于提高脫貧攻堅的質量。

過篩子、補短板,沖刺清零不含糊

“縣里雖然摘了帽,仍然不能撤攤子、歇歇腳,必須全力以赴抓實抓細脫貧攻堅各項任務。”崇信縣委書記王錦對記者說,“脫貧摘帽只是初步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,基礎仍很脆弱。”

現在,崇信縣一些村社基礎設施建設仍不夠完善,產業基礎還比較薄弱,特別是剩余的416戶1162名貧困人口多為老年人、患病人口和殘疾人等特殊困難群體,部分已脫貧人口也還處在貧困線邊緣,存在較大返貧風險,穩定脫貧和鞏固提升的任務都十分艱巨。

今年4月以來,崇信縣采取“過篩子”的辦法,全面排查安全住房、義務教育、健康扶貧和安全飲水“3+1”方面的短板問題,建立任務清單,制定具體方案,對賬銷號,見底清零。

在崇信縣醫保局局長張宏偉看來,整縣脫貧了,健康扶貧的工作絕不能停。“每天都會有新的病人出現,對貧困人口一定得加強動態監測。”現在,他和他的同事,為了健康扶貧,加班加點依舊是家常便飯。

保健康才能奔小康。因病致貧、返貧是脫貧攻堅的一道“攔路虎”。前一陣子,在又一次認真細致的“回頭看”后,張宏偉松了一口氣,全縣近2萬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,基本醫保沒有遺漏一戶。

提高醫療保障水平,切實減輕貧困患者的治病負擔。今年,崇信縣以基本醫保為基礎,全面落實大病保險、醫療救助等政策,構建起了健康扶貧補償體系,確保貧困群眾符合規定的住院醫療費用報銷比例達到85%以上。

讓貧困群眾看得起病,還得讓他們看得好病。去年,崇信貧困患者倘若在鄉鎮衛生院住院,只能報銷基本醫保,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都得拿到縣里報銷。

今年,全縣縣級公立醫院、鄉鎮衛生院,還有私立醫院做到了“一站式結算”全覆蓋。報銷費用,貧困患者少跑路,更順心了。

在住房安全方面,加快新建住宅搬遷和危舊房屋拆除進度,集中拆除農村廢棄莊基及殘垣斷壁;

在義務教育方面,建立控輟保學核查和“一對一”關愛幫扶機制,確保貧困家庭無一人因貧輟學;

在安全飲水方面,加強供水管道巡查檢查、管護維修和水質檢測,切實解決部分群眾飲水不穩定問題……

問題一個一個解決完,任務一項一項完成好。崇信正緊盯 “3+1”保障任務,深入開展沖刺清零行動,確保不留死角、不留尾巴。

龍頭動、產業興,戶戶有了致富經

70多歲的老母親得伺候,妻子患有精神疾病……家里大事小事,都得靠今年快50歲的楊明堂。前些年,這名崇信縣木林鄉溝老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,干啥都覺得難心。地里刨不出啥收入,他就靠打零工養家糊口。

如今,楊明堂起早貪黑、渾身是勁。每天凌晨5點多,他便起床喂自家的8頭母牛。

清理完牛圈,他趕緊開著三馬子前往地里。活不等人啊!去年,他流轉了村民120畝地種苜蓿。今年,又包了32畝地種核桃,還種了10畝蘋果樹,加上前年栽的,光蘋果樹他就得管理19畝。這個貧困戶的動力何在?

“黨的政策這么好,我還要加油干呢!”楊明堂說,去年他脫貧了,扶持政策可沒“掉鏈子”。去年,縣里出臺政策,給貧困戶新栽飼草每畝補助300元,新養的母牛每頭補助2000元,新植的蘋果園、核桃園都有補助,而且一補就是3年……

一個人操心這么多“項目”,他也不怕。村里去年成立了果產業專業合作社和養殖專業合作社,技術培訓、市場銷售,都有人帶著他干。養殖專業合作社還將資產入股到縣里的紅牛公司,每年給他們貧困戶分紅。

他種的苜蓿,也銷到了縣里的紅牛公司。“7月份,就能交了。一畝一年能打兩噸鮮草,一噸400元,今年最少能賣一半,掙3萬多元。再賣3頭牛犢,這又是2萬多元……”楊明堂激動地對記者算著賬。

脫貧摘帽后,崇信縣繼續扭住產業發展不放松,努力實現村民收入穩定增長,鞏固脫貧攻堅成果。

縣里結合農村“三變”改革,組建縣農業投資開發公司和牛、果、菜3個子公司,全面推行“國有公司+龍頭企業+合作社+貧困戶”的發展模式,帶動貧困戶持續增收。

龍頭企業、合作社與貧困戶利益上脫節,產業扶貧就不會有質量。崇信縣創新利益聯結機制,采取托管代養保本分紅、戶貸企養分紅、企投戶繁增收、果蔬訂單購銷、配股分紅等方式,將貧困戶緊緊“綁”在產業鏈上。

崇信縣還不斷探索產業發展新模式,拓寬貧困群眾增收渠道。

從新窯鎮黃莊村搬遷到赤城移民社區,46歲的貧困戶石彩平心提到嗓子眼了,沒地,日子咋辦?現在,鎮里給了她一個菜棚,還建起了扶貧車間。除了種菜收入外,她從扶貧車間將人造花拿回家做,現在,一月能掙800多元。

十年前,錦屏鎮平頭溝村村民從山溝里整體搬了出來。新村莊地方小,這個傳統的養牛村,很多村民也再不養牛了。

建養殖小區沒地方,成本還高,為何不變廢為寶,利用廢棄的窯洞養牛?今年,平頭溝村改造了山溝里的130孔窯洞,8戶人家順勢而為,養了140頭牛。“我在老窯洞養了15頭牛,前幾天剛下了個小牛娃。”貧困戶梁志忠開心地說。

靜下心、沉下身,后續幫扶不松勁

脫貧了,崇信人非常激動,可議論也隨之而來。

“全縣都摘帽了,駐村幫扶工作隊是不是可以撤回?”少數駐村干部有了歇一歇、緩一緩的思想。

“幫扶戶都脫貧了,我們還進村入戶干啥?”少數幫扶干部開始圖形式、走過場,甚至不作為、慢作為。

“脫貧攻堅越到緊要關頭,越要有一鼓作氣的決心,越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要堅決防止松勁厭戰、盲目樂觀、政策斷檔、作風漂浮四種錯誤傾向。”王錦在縣脫貧攻堅領導小組會議上言語鏗鏘。

靜下心來、沉下身子,持續開展脫貧攻堅幫扶工作。崇信縣要求各級幫扶干部和駐村幫扶工作隊員,一如既往地幫助貧困群眾解難題、辦實事。

今年氣溫變化無常。5月下旬,已是初夏,大山深處的錦屏鎮姚洼村晚上還得燒炕。

一來二去,76歲的貧困戶陳天禮被折騰感冒了。電話里得知老陳有病了,幫扶的鎮黨委書記張宇自掏腰包,專門買了一塊1200元的新型環保電炕板,給他送去。這下,老陳再不用燒炕了。

年初,老陳孫子結婚,也是張宇操心著他們一家搬的新房。因為,老陳的兒子腿有殘疾,兒媳婦早去世了。

在解民憂的同時,前一陣子,崇信縣各鄉鎮、各幫扶單位組織幫扶干部,又對縣里貧困戶的“一戶一策”脫貧計劃,以及脫貧戶的鞏固提升計劃,來了一次“回頭看”。他們與貧困戶坐在一起,一項一項修改完善脫貧對策,力爭一條一條兌現到位。

在此基礎上,崇信縣堅持扶貧同扶志、扶智相結合,充分利用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,積極開展技術培訓、矛盾調處和文化活動,將幫扶措施和貧困群眾參與掛鉤,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。

新窯鎮西劉村是全省深度貧困村,現在還有9戶17人未脫貧。他們雖然享有政策兜底保障,但幫扶工作隊并未撒手不管,還是努力在產業培育上下工夫,將他們一個個“扶上馬”。

地里不能光種小麥、玉米。在幫扶隊員的勸說下,52歲的“光棍漢”孫明珍拖著自己的瘸腿,如今栽起了核桃樹,又養了6頭牛。

“黨和國家幫,我們自個還要‘動彈’呢!”孫明珍信心滿滿地告訴記者,今年年底他肯定能脫貧。

責任編輯:臧曉玉

版權所有 張掖日報社 Copyright ? 2019

地址: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縣府南街109號 郵編:734000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熱線:0936-8860235?聯系電話:0936-8860239 舉報電話:0936-8860205

新聞信息許可證號:62120180027? 隴ICP備11000452號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甘公網安備 62070202000118號
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